6uyhc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702章 一切都是爲了前沿的健康發展熱推-3czrj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
~
~
高跟鞋哒哒哒敲击地板的声音富有节奏感,温叶哼着小曲儿走进了前沿办公室。
见到方年后,温叶可能连脑子都没反应过来,就送上了甜甜的笑容:“呀,方总您今天来得这么早啊。”
10月10日,农历八月二十二。
方年十八岁生日。
方年自己是没打算过生日的,都没带提一嘴。
不过,大清早时,方年还在健身房锻炼,就有电话进来。
接到林凤女士电话时,方年还有点困惑:“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林凤:“……生日快乐。”
方年:“哦。”
林凤想了想,认真道:“是因为我没在申城陪你过生日吗?”
方年啊了声:“您这是想到哪里去了,平常过生日不都这样吗。”
甚至方年还在心里寻思,过生日就过生日,这次母亲大人怎么赶这么早,好奇怪。
往常不都是顶多挑个中午下午的时间点吗?
“那你自己吃点好的,反正是周六,又在申城,想去哪都方便……”林凤便唠叨了两句。
都是些通用词语。
农村里毕竟讲究还是没那么多。
方年也不在意这些,他更在意的是,往后再不能底气十足的说自己是未成年了。
结束通话后,方年正打算继续锻炼,看到手机上有未读信息,便点进去看了看。
都是今天0点发的。
第一条是林语淙发过来的:“方年,十八岁生日快乐。”
第二条是邹萱的:“哥,生日快乐,祝你学业进步啊。”
第三条是柳漾的:“方年同学,生日快乐,愿这风带着我的祝福,从京城飘到申城……”
第四条是刘惜的:“方年,祝你生日快乐。”
一共有七条短信,几乎都是0点发送的。
尽管方年换了申城号码,但想知道的人还是可以知道。
有署了名的,也有没署名的。
命中注定的 苏柯薇
从文字上来看,应该都是女生,而且应该全是高中时期的同学。
男生吧……基本上是不会给男生发祝福短信的,即便是李安南跟方年这样的关系。
他能记得今天是方年生日,就很不错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大学同学的祝福,很简单,大家都不大熟悉,尽管个人信息资料上有出生年月,但没人会注意这些。
职业调解人
方年编辑了‘谢谢’两个字,群发回复给了这些人。
“还好是周末,今年的生日总算不用收礼物,也不用回礼了。”
方年悄悄松了口气。
去年十七岁生日时,收到一堆礼物,最后虽然都从棠梨带回了家,但估计现在还压在箱底。
正准备放下手机继续锻炼,林语淙的电话拨了进来。
接通后,方年听到了林语淙略带调侃的声音:“这么晚才起床吗?”
方年笑了下,很直接的说道:“起是很早起了,只是没注意手机,要不是家里给我打电话,估计要九点钟才会看到。”
林语淙哦了声:“去年欠你的生日礼物,你想不想要?”
花剑恨
“滚蛋!”方年一听就没好气的道,“别一上了大学就不知道自己是谁好吧!”
被方年一训,林语淙咕哝道:“哼,那就欠着呗,你就知道凶人!”
“……”
说了几句没什么卵用的闲话后,林语淙终于问道:“你跟陆薇语是什么关系呀?”
方年笑了:“我还以为你一直都不会问。”
接着用十分认真的语气道:“她,会是我的妻子。”
“!”林语淙愣了下:“你们已经在一起了?”
火影之水中無月 悠悠曉仙
“是的。”接着方年又说,“我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一点的,她希望自己能更成熟一点,再跟我共同成长。”
后半截话,是方年想了想,才说的。
好半晌方年都没听到声音。
正要开口时,听到了林语淙长长的呼气声:“我明白了,不算冤。”
她确实知道一点方年的事情,不算多,比如,知道方年是有钱的。
但林语淙没有考虑过在一起之后可能会面对的问题,她对方年的喜欢是单纯的,大胆的,甚至连未来都不考虑的。
听到方年简单的话语后,林语淙明白:只要自己怀疑的就是真的,以及自己输的不算冤。
因为有些问题,她就是没想过。
林语淙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可是陆薇语年纪大’这样的话。
挂断电话后,林语淙再次编辑了一条草稿短信。
2009年10月10日,晴。
你的生日。
我输了,不算冤,但老娘为什么还会喜欢你,心疼不疼。
你跟我说过的江河湖海传说,我还不够理解。
…………
这天很热闹。
方年自己不重视生日,但有的是人帮他重视。
远在棠梨的邹萱打了电话过来,小意的说了几句。
然后是关秋荷,电话一接通,就是调侃:“十八岁了,方总不打算搞个party?”
方年撇嘴道:“不过。”
“行吧,你要是能抽出时间来告诉我一声,请你吃个饭,小庆祝一下。”关秋荷意有所指的道。
方年嗯了声,没多说。
关秋荷虽然现在是单身,可能以前也是单身,但不代表她不懂。
好歹也是正经本科毕业的大学生。
接着是温叶,也不知道从哪知道的方年生日,试探着问了句:“方总,您今天生日?”
农媳翻身:军长请走开
“我把车给您停到南楼小区吧?”
方年咂咂嘴:“温秘,别的不说,察言观色给你99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温叶抿嘴一笑:“那您现在有空下来吗?”
方年嗯了声。
不得不说温叶适应秘书岗真挺快,打电话的当口,人都到了楼下停车场。
方年下楼从温叶手上取了车钥匙。
尽管温叶送过方年好几回,但她从来没机会上楼去方年家。
这是方年给自己画的线。
大多数认识的女性朋友,在这个屋子里的女主人没同意之前,是不会让她们上门做客的。
关秋荷算是个例外。
毕竟比起普通朋友,关秋荷还多一层合伙人的关系,互相帮助的也多……
…………
连保洁阿姨来打扫卫生都省
“……”
陆薇语哦了声:“好吧,以后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偶尔做做饭的呀。”
接着立马又说:“你今天不要总说那种话……”
方年:“……”
陆薇语带的蛋糕很小个,味道很好吃。
中途,趁方年不注意,陆薇语在方年脸上留下了带蛋糕的吻痕。
方年舍不得去作弄陆薇语,只好笑笑作罢。
半上午,方年才接到陆薇语打过来的电话。
第一句话就是:“方年,生日快乐。”
然后陆薇语马上又说:“我马上到你家了。”
方年便赶紧出了门,在潜山楼下接到的陆薇语。
两天多过去,陆薇语没什么变化,见到方年就笑了起来:“你来得好快,早知道我应该进电梯才给你打电话。”
看着陆薇语眼里发着光的笑意,方年不由自主的跟着笑了起来。
进了1603,陆薇语放下蛋糕,左右看了看,问:“你冰箱里有没有菜,中午我们自己做着吃吧?”
方年摊开手,回答道:“没有,今天还是别折腾了,除了水壶用过以外,厨房电器全是新的,连保洁阿姨来打扫卫生都省事。”
“……”
陆薇语哦了声:“好吧,以后你要是有时间,可以偶尔做做饭的呀。”
接着立马又说:“你今天不要总说那种话……”
方年:“……”
陆薇语带的蛋糕很小个,味道很好吃。
中途,趁方年不注意,陆薇语在方年脸上留下了带蛋糕的吻痕。
方年舍不得去作弄陆薇语,只好笑笑作罢。
午前,两人一起离开南楼小区。
见方年连车都准备好了,陆薇语就问:“你是不是知道我会来。”
方年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我们……”
见状,陆薇语飞快的打断道:“打住,不要说下去!”
这一天,陆薇语很主动把自己的手塞进方年的手掌中,只字不提喜欢,也不让方年说带半点苗头的话。
傍晚,陆薇语极力拒绝了方年送她回家的建议。
临分别前,陆薇语歉意道:“抱歉,让你十八岁的生日这么不完美,是我太任性了。”
“啊?”方年连忙摆手,“没有啊,今天是我过得最心安的生日。”
陆薇语咬咬嘴,还是说道:“我……我在你身边也就很心安。”
“再见,你一定不要忘记给我加油!”
于是,方年双手做喇叭状,喊道:“加油,陆薇语,你是最棒的!”
陆薇语丢了个白眼,接着飞快的打车离去,再待下去,她怕自己又后悔。
因为——
此心安处是吾乡。
“我不去,我要去图书馆看书,争取大二换专业!大三去当交换生!”
月上天涯
“那你去吧,我先回宿舍了。”
“这天都黑了,图书馆该闭馆了吧,要不还是明天再去吧,我记得今天地下城有新活动……”
仙匠在異界
“……”
一旁夹着书走过的方年从头到尾都没回头,也不会去插嘴。
类似这种对话,这个月以来方年已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不过说起来也有点遗憾,上大学后,方年还没有关系还行,能说上话的男生朋友。
倒是能说得上话的女生朋友一如既往不老少。
方年望了眼蒙蒙黑的天色,小声咕哝道:“又一个星期过完了。”
刚咕哝完,才走两步,前方有道女声传来:“方年同学,晚上一起吃饭呀?”
…………
…………
十二号,周一,大清早,方年便骑上自行车去了学校。
如进入复旦后每个忙碌的周一那样,方年需要穿梭在光华楼西辅楼不同的教室里,偶尔还得去隔壁的光华楼。
根据选课的不同,能在一部分课程上碰到哲学一班的全部同学,多数时候是不能的。
长假过后,哲学一班的同学大变样。
一个多月的大学生活,洗去了绝大多数人身上的青涩味道。
这一点,从穿着打扮上略现一二。
主要是女生们,逐渐注重起外表的装扮。
比如苏栀,特地搽了一种很难驾驭的口红色:芭比粉。
“方年方年,你快来夸夸我今天搽的口红,她们都说不好看,说我不适合这个颜色!”
本来真跟高洁她们几个叽叽喳喳争论的苏栀见到方年后,连忙喊道。
方年:“……”
他早就看到了苏栀化了妆,搽了口红。
也认得出这种死亡芭比粉色。
怎么说呢,这个色号太考验人了,是一种不很适合任何肤色人类涂抹的颜色。
几乎没几个人能驾驭住。
苏栀……
萌宝宝:爹地别碰我妈咪 黑小糖
她虽然总萌萌哒的,但也一样驾驭不了。
好看是不可能好看的,顶多顶多是不难看。
方年脸色平静,嘴角微翘了下,算是有点笑意:“不瞒你说,我语文成绩不怎么好,只能想到简单的词,比如……”
在苏栀期待的眼神中,方年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摊开手道:“你还是换一种口红颜色吧。”
“啊!”苏栀嘟起嘴,满脸都是不乐意。
但偏偏嘟起嘴,更能让人看出来她是真不适合这个颜色。
接着苏栀咕哝道:“不是都说粉色很可爱的吗,怎么你们都觉得不好看啊。”
这时有男生笑着插嘴:“我觉得挺好看的,苏栀你难得化妆,可别光听几个人的意见。”
“对啊,我觉得很好看,跟芭比娃娃一样。”
“……”
本来犹豫不决的苏栀终于下了决心:“谢谢你们的夸奖,我还是擦掉吧。”
她算是明白了,在正常审美下,这种颜色不适合放在嘴上。
我家皇後有病
好在苏栀性格比较外向,且带着天真。
不乐意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擦掉嘴上的口红,叽叽喳喳起了别的话题。
“你们十一都回家了吗?”
“肯定啊……”
“……”
“我还去泰山旅游了,这次长假实在太长了,爸妈也有时间。”
“……”
就也还挺好的性格。
听着坐在周围的女生们叽叽喳喳,方年略觉烦躁。
心里小声哔哔:“虽然女同学们开始注重打扮,变得养眼起来,但真的无人是你陆薇语!”
…………
学习不知年月,时间一晃,金秋十月已过大半。
经过此前的粗浅课程后,哲学专业相关课程的知识深度开始触及到深层。
就怎么说呢。
一些人在不觉间,发现自己逐渐无法听懂教授或者讲师说的内容。
明明有些东西,比如:《大学》是有的人从小就看过的内容。
可依旧跟不上思路。
大学与高中的不同之处逐渐显现,有比较懒散的学生,体会到了高中时同班同学掉支笔后听不懂数学的感觉。
“骗子,都是骗子,高中时,老师还说大学生活松,想怎么玩怎么玩,可刚才这节课讲的什么,完全听不懂。”
“嗨,想这么多做什么,反正是选修课,实在不行可以退课,赶紧回宿舍玩地下城了,一会晚了网又卡掉了。”
“我不去,我要去图书馆看书,争取大二换专业!大三去当交换生!”
“那你去吧,我先回宿舍了。”
“这天都黑了,图书馆该闭馆了吧,要不还是明天再去吧,我记得今天地下城有新活动……”
“……”
一旁夹着书走过的方年从头到尾都没回头,也不会去插嘴。
类似这种对话,这个月以来方年已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不过说起来也有点遗憾,上大学后,方年还没有关系还行,能说上话的男生朋友。
倒是能说得上话的女生朋友一如既往不老少。
方年望了眼蒙蒙黑的天色,小声咕哝道:“又一个星期过完了。”
刚咕哝完,才走两步,前方有道女声传来:“方年同学,晚上一起吃饭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