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86u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漫西-第401章:你們吵架了?熱推-3dn7u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黎俏目光一滞,这才回过味来,“不是,我……”
“无碍,既然有事,那就去忙吧。”男人低缓磁性的嗓音波澜不惊,但黎俏就是觉得他不高兴了。
本还打算安抚两句,那端似乎有人和商郁说话,转眼电话就挂了。
黎俏搓了下脑门,无奈失笑。
这时,宗悦挪步到她的跟前,看了看她的手机,试探道:“你有事的话,我们改天也可以。”
黎俏抬起头,视线平静地和她对视,“不用,就现在吧。”
宗悦面露喜色,对着前方的娱乐城示意,“刚才我看到大堂有个Costa,不如去那儿?”
只手遮天 昨夜星辰
“好。”
……
咖啡厅,宗悦和黎俏寻了个安静的角落,两人坐在圆木桌前,拿着汤匙搅拌着咖啡奶沫。
宗悦一直没开口,黎俏也没催促,只有轻缓的音乐小调在四周流淌。
不刻,宗悦抿了口咖啡,觑着神色淡淡的黎俏,开门见山,“我今天找你,其实是想问一些关于黎君的事。”
黎俏不紧不慢地搅动着咖啡,抬了抬眼皮,“你怎么不亲自问他?”
宗悦讪讪地扯了下唇角,“我和他只见过三面,有些话……不好直接问。我之前听说黎君在家里最疼你,所以才想着和你聊聊。”
“三面?”黎俏讶异地挑眉,“你们结婚是认真的?”
宗悦点了下头,“自然是认真的,我到了适婚年龄,他又正好需要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我觉得……我挺合适的。”
这话,似乎没什么不对劲,但黎俏还是捕捉到她口吻中隐隐的自嘲。
宗悦和大哥的结合,大抵另有隐情?
黎俏若有所思地凝着宗悦,靠着椅背,挑眉问道:“你想问什么?”
宗悦低头看着咖啡杯,眉眼间染了一丝寂寥,“他跟我说,这些年除了叶蕴,再没有找过其他的女朋友,是……真的吗?”
重生之超级战舰 彩虹之门
黎俏不假思索地点头,“是真的。”
“哦……”宗悦语调长长地应了声,“他对叶蕴还真是长情。”
“你认识叶蕴?”黎俏反问。
宗悦抿了抿唇,眼里噙着厌恶,“不认识,但我很早就打听过黎君的事,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五年前,那时候他们刚刚分手……”
黎俏听着宗悦轻言细语的阐述,也了解了这场婚事的来龙去脉。
宗悦暗恋黎君,在听说黎君在物色结婚对象的时候,就自己跑来了南洋,毛遂自荐。
暗恋到宗悦这种程度,真的是非常罕见了。
黎俏摸了下眉毛,看着她愁眉不展的样子,问道:“以你的出身,想找个真正门当户对的很容易。嫁给我大哥,你确定宗老将军能同意?”
闻声,宗悦愣了一秒,很理所当然的口吻回答:“为什么不同意,我嫁人又不是我爷爷嫁人。”
黎俏:“……”
也是非常有道理了!
宗悦缓了缓神,撞上黎俏玩味的神色,扯唇道:“我爷爷很开明的,不会插手我的婚事,他说只要我喜欢,怎么样都可以。”
黎俏了然地压了下嘴角,对此不置可否。
宗家那种名门,当真会无所谓?
后来,宗悦又问了些关于黎君的事情,黎俏倒是没有隐瞒,如实相告。
看得出来,宗悦确实很用心,甚至在交谈中无意透露她不能吃辣,但因为黎君喜欢,所以今天中午的聚餐地点才会特意选了思蜀居。
两人从咖啡厅分别时,宗悦扯了下黎俏的臂弯,语气很小心,“我今天问你的这些事,能不能不要告诉他?”
黎俏忖了忖,垂眸应允,“可以。”
“谢谢。”宗悦顿时如释重负地笑了。
由于和宗悦交谈了半个小时左右,黎俏离开娱乐城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
她带上蓝牙耳机,给连桢打了个电话。
手机那端,连桢小声说道:“研讨会已经快结束了,你不用赶回来。老师刚才说咱们明天要提前出发去崇城,正好趁着下午的时间你收拾收拾行李吧。”
侯門冷王愛寵妃
黎俏应声后就结束了通话。
她知道交流会在崇城举行,只是没想到明天就要出发。
那现在……
黎俏看了眼时间,也没耽搁,打着方向盘强行变道,目的地,衍皇总部。
……
下午三点,黎俏拎着一杯咖啡从地库走进专属电梯。
抵达了顶层一零一,前台小姐抬眸,目光瞬间滞在了她身上,半晌没回过神。
这不是好久不见的大飒蜜嘛!
神医农妃:病夫独宠小丑媳 秋风不语
黎俏对她点头示意,尔后轻车熟路地走向了董事长办公室。
她敲门,里面却无人应答。
—————
“黎小姐!”这时,望月丧着一张脸,从隔壁会议室迈步走出来,看到办公室门前那道身影,立马低呼了一声。
黎俏单手拎着咖啡转身,陡地对上望月既虔诚又感动的眼神,不禁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颊,她脸上有什么东西能让他看见自己像是见了亲妈一样激动?
望月昂首阔步地走了过来,嘴角抿了抿又松开,“您是来找老大的吗?”
黎俏挑眉,“嗯,他不在?”
“在在在,您先里面请。”望月特别狗腿地为她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紧接着一阵浓烈的烟味就飘了出来。
黎俏皱起眉头,踱步入内却没有看到商郁的身影。
也不知道他抽了多少烟,四百多平的房间还能有这么大的烟味。
脱光——警花女神棍
絕霸魔尊
望月请她入座,接了杯水转身递给黎俏,犹豫着问道:“黎小姐,您是不是……和老大吵架了?”
吵架?
算吗?
她只是在电话里一时失口,这如果也算吵架的话,未免牵强。
黎俏把咖啡放在茶几上,接过望月递来的水杯,“怎么了?他说我们吵架了?”
望月摇头,讪笑道:“老大没说,但我们……感觉到了。”
何止是感觉到了,从下午老大打完电话开始,整个一零一的办公区就弥漫着令人压抑的沉闷气息。
任谁都能看出来,他们那位爷不高兴,甚至是非常不悦。
那张俊脸阴沉如滴墨,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整个办公室跟他妈修罗场似的。
“他很生气?”黎俏看着望月一副难言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